大师情怀:吴湖帆、潘静淑夫妇均有爱猫癖-时代收藏网

大师情怀:吴湖帆、潘静淑夫妇均有爱猫癖

来源:时代收藏 发布时间:2016-10-09

大师情怀:吴湖帆、潘静淑夫妇均有爱猫癖

1924年秋,吴湖帆经冯超然介绍由英租界的黄河路搬迁到法租界的嵩山路88号(近兴安路口),这是一座四幢式联体建筑中的一幢。建筑右侧由外而内是三层小洋楼,里为88号,外为86号,由冯超然一家居住。左侧由内而外是两幢石库门住宅建筑,洋楼与石库门共用一个小天井。吴湖帆的一幢三楼用作储藏室及子女、孙辈住,二楼朝南正室即梅景书屋,来客、教学生都在此处,屋中有壁炉、罗汉床、藏画柜、八仙方桌等,四壁悬挂元明清字画。小楼一角,满庋古籍图书。正室前部为吴湖帆画室,宽约四米,长约二米,斋额曰“迢迢阁”,玻璃窗外是内阳台。二楼有两间卧室,其中一间约五平方米的小室是吴、潘的主卧室。一楼既用作客厅,也用作与表兄陈子清合伙开办的书画事务所。另外,吴湖帆还租了主楼旁边的一幢小型辅楼,主要是作为庋藏之处,家人和外人一般不准入内。冯超然的86号楼是房主龚子渔(江苏吴县人,英资汇丰银行副买办)供其免费居住的;而吴湖帆则是租赁的,具体的租金不详。吴湖帆一生仅长住过两个地方,一是苏州葑门内南仓桥十梓街172号祖宅,二即上海嵩山路88号。


在民国时期的上海画坛,吴湖帆、潘静淑夫妇均有“爱猫癖”,尤其是潘氏从小爱猫,堪称典型的“猫奴”。梅景书屋中曾养有金银眼小猫两只,白狮猫一只等名种猫。其中白狮猫时常闯祸,有一次竟到对门的冯超然家咬死一只鸟,潘静淑还为此赔了冯家佣人四角大洋。白狮猫曾一次产下五只小猫,潘唯恐母猫乳少不够猫崽吃,就用小橡皮管一一注射牛奶喂它们。猫是人类豢养的宠物中最具灵性的动物,它在与主人的长期生活过程中,会产生难以割舍的情感。白狮猫在潘静淑生前时常陪她睡觉,在潘病逝后,此猫跳上吴湖帆独睡的床上,还嗅吴的面颊,但嗅而转身即走,在地板上徘徊似乎在寻找什么。此卧室原是潘静淑独用,而白狮猫不知原主人已经不在了。吴湖帆说:“夫人之爱猫入骨,自小即如此,其性喜也。”在潘静淑逝世百日时,吴湖帆特地在她的卧室里拍照纪念,墙上悬挂潘的遗像,吴坐遗像之下,身上蜷伏一猫。


吴、潘除了养猫、爱猫外,两人还收藏有古今画猫作品三十余件,其中包括传为后梁人李霭之,元人杜本,明人周之冕、孙克弘,清人恽寿平、潘恭寿、童钰、沈铨、改琦,近人任预、徐悲鸿、汪亚尘等。其中恽寿平款纸本设色《秋花猫蝶图》轴,曾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吴湖帆书画鉴藏展”中展出过。此画是吴湖帆当年以三百二十大洋从孙伯渊手中购得,此价不便宜,而且真伪存疑。


据吴湖帆《丑簃日记》中记载,潘静淑喜欢画猫,吴湖帆并为之补笔蝴蝶、花草等。古人认为:凡在“金危危日”(即癸酉日)画猫,或悬挂猫画,有避火、生财、镇鼠等祓除不祥诸事之效,故吴、潘二人非常相信此说,并对涉及猫题材的器物与画作等,均爱屋及乌,视为祥瑞。后来顾抱真也延续了潘静淑爱猫养猫的习好,在1955年顾氏40岁生日时,俞子才、张守成、陆仰非、朱梅邨、沈思明等十八位梅景书屋弟子为贺寿而合作的《金石同寿图》中,沈思明特地画了一只蜷伏在石上的白狮子猫。在历经劫难之后,吴湖帆、潘静淑夫妇有关猫的画作、藏画及器物等今已极少见到了。


西泠印社2015年秋拍“历代名砚专场”中,有一方周鍊霞旧藏“有猫”砚,引起众人的关注和好奇。砚石为旧坑紫端,带红木砚盒盖和底盒。砚盖上刻“有猫。螺川诗屋藏砚”,下刻朱文印“周鍊霞”。砚底刻铭曰:“面如虎,眼如珠。池有水,乐有鱼。鍊霞铭,湖帆书。螺川诗屋。”此铭中“湖帆书”三字被磨去,但仍然依稀可以辨读。砚石呈椭圆形,随形雕琢一倦卧金眼小猫,砚池琢为猫身,砚池鱼脑火捺上巧琢两条小鱼,猫耳左侧边有天青色石眼。端砚中有所谓“眼在池上为高,眼池下者为底,眼底不及高”之说。此猫形砚随形构思,设计奇巧,琢艺圆润,实为文房案头之清玩雅物。


从砚盖和砚底的铭文看,此“有猫”砚似为周鍊霞旧藏自用砚,而请吴湖帆书写砚铭,再请人镌刻。其实未必。笔者认为:应该是吴湖帆将这方自藏砚赠送给周鍊霞的。虽然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但可以推测:此“有猫”砚,极可能是梅景书屋旧藏之物。那吴湖帆是何时将此方珍爱之砚赠送给周鍊霞的?在此不妨再推测一下:极可能是在上世纪50年代初中期。此时是周鍊霞在生活上最困难的时期,丈夫徐晚蘋在抗战结束后不久被派往台湾接收邮政部门,后出任台北市邮政局局长。1949年以后,周鍊霞丧失了经济来源,又无法卖画为业,半老徐娘拖家带口,生活已陷入困境。现有诸多证据显示,此时吴湖帆给予了她经济上的资助和精神上的“抚慰”。比如两人合作画《荷花鸳鸯图》以取笔润;另外,吴湖帆还赠送给周鍊霞一些古代画作让她变卖,以救燃眉之急。其中著名的有今藏南京博物院的宋人《桃花鸳鸯图》轴。“有猫”砚应该也是如此情况。吴湖帆此类“雪中送炭”之举,大约到1960年上海中国画院成立后,周鍊霞被聘为画院画师且有了固定收入而暂告停止。


陈巨来在《记螺川事》一文中讲述了收藏家魏廷荣在1964年曾告诉他的一件事:“‘螺川以明人唐伯虎、沈石田、文徵明、仇十洲四手卷拟以巨价售于上博,上累累者均梅景书屋藏印也,明明白白湖帆赠与之物,但无一真者,被退回了。’余询何以知之。魏云:‘本人为上博评议委员之一。故亲见之。’余以询之稚柳,稚柳云:‘全是扬州伪作,湖帆不料她会卖出也。’”但吴湖帆旧藏唐、沈、文、仇四画合卷今藏上博,亦见“吴湖帆书画鉴藏展”。吾生也晚,故对陈氏之说的真实性无从置喙,但或许可从中了解当年吴湖帆资助周鍊霞,确有其事。


观赏螺川诗屋“有猫”砚,在试图钩稽往事时,不禁遐想:当年周鍊霞在那万马齐喑的年代里,她在将砚铭中的“湖帆书”三字磨泐时,当时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情?笔者不禁想起了近代诗人陈蜕《秋帘》一诗:“晚凉日日上钩时,纨扇生纱见过伊。消得几天风共雨,更休隐约著相思。”今俱往矣,名士佳人,一抔黄土。后人思睹,黯然无语。

0

鉴定知识

更多

天顺时期青花瓷特征以及鉴定方法

正统/天顺时期青花人物梅瓶 天顺青花瓷处于明早期青花的雄伟壮观到中期青花的轻盈隽秀的转折时期。器物既有宣德青花的痕迹,又见成化青花的端倪。


时代收藏网 全国24服务热线:185-0205-1890 腾讯QQ:332011603 投递邮箱:sdsc2004@163.com
Copyright© 2004 wpc2004.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时代收藏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6000769号
艺时代收藏网运行中心 为您提供:古董、古玩、瓷器、玉器、书画、杂项、艺术品的购买、出售、鉴定、交易、收藏、投资服务